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You Were Young(梗文)


(因为很想写完又怕容易坑所以先放出来…
(【】内是写好的具体内容

(灵感来自斯蒂芬•金的小说《11/22/63》

(如果有人能大致看懂我在讲什么我就知足了…
(语废。

------------
  

         
        当下的Bruce Wayne已是一位老人,外界看来他过分愤世嫉俗;实际上Bruce只是太过孤独——Alfred已经去世多年,而Robin们单飞四方,只剩下一名叫Anna的年轻女孩(原创角色)作为私人秘书仍陪着他。
        Clark Kent被派去采访Bruce,后者似乎愿意对他打开心扉。夜里,Bruce请求他多待一会儿。
  

   
        然后Clark便穿越回了约四十年前,遇见了年轻气盛的Bruce。两人合跳了一支舞,但Clark错认为一切只是荒唐的梦境。直到在宴会结束后撞上了受重伤的蝙蝠侠,他才意识到事情变得蹊跷起来。

上回写的一部分
          
 
 
        梦境变得漫长、真实。Clark甚至到堪萨斯探望了一回Martha Kent——氪星飞船到来前的十年里,母亲还只是个年轻女人。

        【虽然算到Martha Kent此时约摸只有二十几岁的年纪,Clark还是吃了一惊。那个正忙着农活的女人完全不,她健康、精力充沛,乌黑的头发被松散地扎在脑后,只稍显疲惫了的脸上不时露出微笑,昭示着眼下充实的生活给予其的无尽幸福。即使几十年后的他的母亲仍将保持着这份乐观,那恍惚间再次闪现在面前的那个劳累忙碌的身影也不禁使他刺痛。
        “您好…”Clark极力抑制住自己的情感才不至于让泪水涌出。
        女人笑了,年轻温柔的声音随即响起。
        “是迷路了吗,先生?”】

        另一边,年轻的Bruce醒来后意识到自己被一个普通人救了,原本打算将Clark带回去清除记忆,但终究只是告诫对方不要泄露自己的身份。
        在Clark为自己在这边安排新生活的时光里,两人又重逢了几次。Clark借着超能力暗中帮助蝙蝠侠,也慷慨提供伤口处理上的帮助。Bruce渐渐依赖他,并从开始的抗拒到付以信任。
        终于在一天Bruce要离开Clark的居所时,他快速在主人的脸上亲了一下。
        这个吻反而提醒了Clark他在这儿只是个过客,他不知道自己能再停留多久,若按“真正的”自己来到这个星球的时间来算,最多也就七八年而已。所以他并不打算放任这段感情深入下去,但他早就陷进去了。

        【他如往常一样为Bruce处理好了伤口,但后者没有立即站起,反而仍坐在床沿上。“Bruce?”
        “抱歉。”回过神来的Bruce微微抬起了头,“我今天可以多待一会儿么?这个日子于我而言有一点特殊。如果我打扰到了你的正常休息,我会过意不去的。所以,躺下吧,就当我不在这儿。”
        Clark半信半疑地熄了灯——虽说他自从到这儿后已习惯留下一盏灯入睡(好确认自己醒来时是仍在这四十年前还是回到了真正的现实),但他毕竟不好意思在Bruce面前更衣。迅速脱下T恤后,Clark溜进了被窝,正准备伸手去够压在枕头底下的另一件,本兀自把玩绷带的Bruce忽然躺倒了。
        “Bruce!”他在黑暗中小声埋怨了一句,伸出去的手又被迫收了回来。怕他着凉而已。Clark心虚地掀开被子将Bruce裹了进来。】

        在相处的过程中,Clark也发现了Bruce的弱点。后者深藏的软弱在他面前一览无遗,这使Clark更加愧疚,毕竟他甚至不该在这儿。

        【“对不起……”
        他从未意识到Bruce的身体竟是如此瘦弱不堪。他一向见识过那种异常的狠心、别扭的固执。而此刻在他怀抱里的人则是个做错了事的孩子,所有佯装搭建起的顽强都只是脆弱罢了。】
        
        
        
        Clark处在犹豫中的同时,两人的关系也上升到了新的高度。而Clark在谈话间愈发感到自己的格格不入。
       
        【“Clark。如果没有你这个荒唐的存在,我会不会永远孤独?”
        “不。”他听见自己小声说道,“哪怕你变得多么愤世嫉俗,面对来访者总是拐弯抹角地使对方难堪,固执得让身边的人都为你操心,自己又作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在你嘴里,”伏在他身上的男人笑道,“我将来可真是个糟糕的老头。”
        “可不是。”Clark说,“但你终究将有一个家庭,它由所有爱你的人组成。他们丝毫不会因为你的一时刻薄而离开,他们会守候在你的身旁,容忍苛刻的你的一切——因为他们爱你,Bruce,因为他们知道你只是累了,哪怕未曾被给予机会去了解你所承受的伤痛,他们仍会无条件地爱你…你将有一个家。”
        Clark在停下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并不在展望一个未来,而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在自己怀里昏睡过去的Bruce,除了因呼吸而起伏的胸膛已经再无一点动静了。】

        【看到他愣在门口,Bruce这才解释道:“这儿是我其中的一个安全屋。很多时候不便回到庄园时,我就会在这儿度过。”
        “你闻到了什么?”
        血。必定是很严重的伤才能在这样干净的屋子里留下这样浓重的味道。Clark想象着独身一人的Bruce该怎样拖着受伤的身子找回这里。】
        
        
        
        直到他们终于做了些更为出格的事,Clark仍不愿放手。

        【“是时候了。” 他听见Bruce哑着嗓子说道,“是时候了,你不这样认为么?”
        接着Bruce开始脱去外衣,随后是不堪一击的领结与衬衫。当昂贵的衣衫完全滑落肩头后,那具令人揪心的身体便呈现了一半。蔓延在起伏肌肉上的疤痕与平时相差无几,只因人类因紧张而沁出细汗后被柔化了许多。
        他此前不敢想的一切都裸露出来了。
        开始解皮带的时候,Clark看见Bruce停了下来,大概是有十秒那么长的时间里,人类仿佛是在感受皮肤接触空气的触感,感受自己的目光灼烧般烙印在表层的快乐。一切得到确认的时候,后者决然褪下了剩下的衣物,动作迅速精准,如同处在战斗状态一般。
        Bruce并不完美却足够动人的曲线在窗外投来的柔光下变得异常柔美。其身后便是柔软的被褥,成为一个绝妙的邀请。沐浴过后香甜的味道掩盖了伤口处的血的味道。即使急促不安,脚趾在沾血的地毯上相互踩着,Bruce仍直直地盯着他。
        于是他走过去,一把搂住了Bruce。
        “如果你想要拒绝,就麻烦帮我把地上的衣服再捡起来。”
        他感觉到自己怀里的人在打着颤,因害怕而收缩着肌肉。Clark放开了Bruce,但双手仍怀在人类的腰后,他尝试用最坚定的语气告诉对方自己有多想要这个,最终同样懦弱地选择了放弃不再利用言语——他给了他一个吻,Clark所能给出的最完美的回应。
        他们在混乱中褪去了Clark身上纯粹多余的衣物。又在一片挣扎间,Clark来到了Bruce的上方。他亲吻他,慷慨地将一个个吻印在那些寄满了伤痛的痕迹上。他捕捉到人类由此被引发的一声声快乐的呻吟与尖叫,
        他希望能给他最好的。
        「是你的爱使我分崩离析,再也找不回自己了。」
        然后他知道了。
        他害怕这场梦太早结束。】
        
        
        
        两人度过了一些快乐的日子。即便Clark总是被一个忽而出现或消失的金发青年扰神,对方似乎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并总是告诫他他正在享受的一切都是历史。

        【“你以为你在漩涡之外么?你最终会把自己绕进去的,相信我。我试过。你只会永远失去他。”】
       
        Clark将其当作是疯人疯语,并也极力说服自己就是如此。他当然要用尽所有的时间去爱Bruce。然后他注意到自己的能力在一点点消失,再不能默默保护着蝙蝠侠了。一次他终于受了伤,被Bruce发现后两人大吵了一架。Bruce当然不会相信他是个穿越过来的氪星人,因此Clark只是竭力辩解说自己只是太担心Bruce了才会跟着去夜巡的。
        后来Bruce收养了Dick,收留了Jason,失去了Jason…日子就这么过着,Bruce按照Clark印象中的自己那个时间节点里的Wayne的经历逐渐认识他的新家人们。Clark有意在家庭聚会拍照时避开,可能也是逐渐在意自己是否有在改变事实了。
        
        
        
        时间很快流逝。他们一直耽搁着没有考虑婚嫁。但Clark大概注意到自己已经不能对这里产生多大影响了,于是决定卯足劲完成自己最后的心愿。
        他将他的梦搁在一个小盒子里,并将其放在那间安全屋的床下。
        离开的那天蝙蝠侠遇到了前所未有强大的敌人,Clark此时只是一个普通人了,但当那些金属穿刺过他时,他没有感到疼痛。他躺在声音逐渐小下去的Bruce的怀里,望见天际边划过一道陨石坠落般的痕迹——那是载着Kal-El的氪星飞船。同一时刻,Martha仰起了头,抓着丈夫的手臂问是否要前去查看。
        然后他便醒过来了。恍如隔世。Clark必须面对已是老人的Wayne——

        【“Clark?”
        “我在这儿,Wayne先生。”
        “Anna呢?”
        “她还没来呢,先生。”
        “Clark。”
        “是的,先生。”
        老人忽然笑了:“你知道这世上还有人会选择把戒指藏在床底么?”】
        
        ——以及猝不及防的失去。
        
        【三天后,Clark参加了Wayne的葬礼。】
        
        
        
        但是一切仍在延续。

        【“Anna?是你吗?”
        “Kent先生!”女孩的声音在电话里听来十分激动,“您知道Wayne先生把一部分遗产留给了您吗?!”
        他得到了一把钥匙。
        Clark在寻着相关信息找去后,发现那是那间梦里的安全屋。他深吸了一口气,空气里捕捉不到任何血的味道。
        他拉开抽屉,里边搁着一本档案册。
        他揉了揉眼睛,正躺在自己小公寓的单人床上。Clark知道自己好久才能适应这份重新落回孤独的感觉。他将档案高举起来,借着柔黄的灯光,将一个个陌生的名字全都念出来。
        Victor Stone,Arthur Curry,Hal Jordan,Barry Allen,Diana Prince……扫到最后一位的照片时,他愣了一会儿,意识到那正是四十年前坐在后桌的那个女人。她一点也没改变?】

        Diana是唯一被告知了真相的人。因为Clark在四十年前的世界里见过她。Diana相应地也给出她掌握的信息,四十年前,Bruce在失去Clark后便开始搜集一切有关的超英的资料,但直到近几年才勉强发现他们。
        联盟得以组建起来。

       再后来,当年对Clark有些印象的Dick找到了他,并把他带到一间墓室里去——Bruce仍躺在那儿,但Clark捕捉到了微弱的心跳声。
        原来葬礼上的只是一具空盒。Robin们仍在尝试拯救Bruce,直到一切技术都用尽了,Dick才想到了四十年前那同谜一般存在的Clark。
        Clark便带Bruce去泡了池子(╳
        
        【“Bruce Wayne。”
        他小心翼翼地念着这个分别了四十年的名字,欣慰地看见平躺在床上的年轻男人睁开了眼。
        “Clark?”对方呢喃着,“我离开了多久?”
        “只有一小会儿罢了。”
        他这样说着,吻了吻Bruce湿润的眼角,并将盛有戒指的小盒放在了床底。】
 
        所以在四十年前的那段时间节点里,Clark确切存在过。只是旁人都不会对他起疑,在他无故消失后,所有人也自动清除了记忆。但Clark仍留在Bruce的回忆里,也就是为何一开始,老人对他的印象会是熟悉的。
 
 
  
Fin.

------------
(真有人看懂我的胡言乱语那就谢天谢地了Quq

评论(6)
热度(92)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