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Be Human Again(上)


《再世为人》

[他们都知道他与众不同;
   但Kal-El是半个恶魔。]

------------

        
        
        
 
▼1
       
        他听到酒瓶摔落的破碎声,便不由自主地将目光往那个方向投去——令他失望的是,并没有什么他熟悉的人的脸,完全只是一帮脾气上来后在肆意胡闹的年轻人。
       
        “怀念旧时光呢?哼?”
       
        忽然出现的红唇女人在他身边坐下,毫不拘谨地夺过他手里酒杯,扬起头一饮而尽。
       
        他笑了,她的艳丽明显与酒吧角落昏暗的色调格格不入。Bruce随口调侃:“浓妆不适合你,Diana。”
       
        “也轮不到你来评头论足,男孩。”
       
        她顺势靠过来,趁Bruce慌乱不堪的时候取走了男人口袋里的汽车钥匙。
       
        “你醉了,让我把你送回去。”
       
        Bruce只是没打算反驳前面半句话:“Alf这么快又把你拉成他的合作伙伴了?”
       
        “总得有个人负责领Wayne先生回家。”Diana把一旁的外衣扔还给Bruce,“不然他会迷路的。”
        

        良好的驾车习惯似乎是不会在Diana身上体现了:她总是猛地将刹车或油门一踩到底,哪怕这个点的街道上并无多少车辆。起初Bruce只是为受到这样的虐待悄声抱怨了几句,最终他不得不认输,坚持下车“稍作调整”一会儿。

        Diana若无其事地摇下车窗,看着已抱着高个的路灯干呕三分多钟的男人在那儿喘着粗气。

        “好点了?”

        没有回答。

        她拧松了一瓶水,给Bruce递过去。
        

        庄园的夜晚甚至比金属栅栏外的世界还要寂静些,他们的车子则是夸张地轰鸣着、毁掉了这样的平和。Bruce看见大宅的大厅里还亮着灯,那么Alfred多半仍在等他——只好祈祷他今晚不用再受到责骂……以及最后一件麻烦事:Diana关掉了音乐,却没有要下车的意思。她的手仍旧牢牢握在方向盘上。
       
        他只好自己找台阶下:“先借给你了。”
       
        Diana摇上了车窗。
       
        顺利得让他觉得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

        
        大厅里没有人。他这才想起Alfred早些时候已经向他请过假,并要求自己要多加休息。Bruce意识到自己身上的酒精味已十分浓郁,忍不住多骂了一声。

        “该死!”
       
        他快速冲了个澡,没去理会水温是否合适。
       
        当他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提示音接连响了。Bruce拿毛巾擦了擦手,点开界面——两条新消息均来自于Diana的私人号码。

        「有人说在北边看到了Super。」

        「你想去核实一下么,Bruce?」

        他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想要给出回复却又组织不好语言。于是他只是狠狠地抽了一口气,将手机扔到一旁。

 

  
▼2
       
        他认识Clark,是五年前还是六年前的事了?
       
        他的大脑似乎刻意将他们相识的记忆时段模糊化了,好让他误以为那并不重要。但Bruce仍记得那个青年头几次相遇时称呼他的方式,那使得后来再有人这样叫他的时候、总能勾起他对Clark的回忆。
       
        「Mr. …Wayne?」
       
        总带着点上扬的询问语气,以及半气声带来的嘶哑却温柔的效果。Clark Kent与人交谈时总习惯直直望进你眼里的深处,牢牢把握住一个人能拥有的全部注意力。Bruce起初认为这必然会为Clark带来很高的人气,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因为那个记者似乎刻意压制住自己的这个特能——高度镜片后故意躲闪着的眼神即刻便能消除这种魅力。
 
 
        “你是在浪费你的天赋!”
       
        经历多次并肩战斗又好不容易成为朋友后,Bruce便常常带他往返于各式各样的私人派对与舞会。当然他们最常去的还是那家开在一条潮湿小巷尽头的酒吧,那里的价格低到不可思议,就算是Clark也能请上好几轮酒。
       
        “什么?你又在谈论什么了,Bruce?我们还需要在这儿待上多久?”
       
        Clark这样问着的时候,手肘径直撞向了一排空酒瓶;它们落地时破碎的声响终于让Bruce意识到他不在状态。
       
        “今天的气氛你适应不来么!”为盖过忽然响起的震耳欲聋的音乐,Bruce提高了音量再次在他耳边大吼道。
       
        “我想是的。”Clark把眉头皱得更紧,扶住步伐有些不稳起来的他,“你醉了,让我把你送回去吧?”
       
        “不需要。”
       
        Bruce的视线里出现了好多色块,而那些颜色碰撞在一起,把他朋友的模样衬得有些古怪。
       
        “把你的眼镜摘掉!”
       
        “停下,Bruce。”Clark不费多少力地擒住了他胡乱拍打过来的手,“让我们出去。”

        
        巷内流动的风总算让Bruce清醒了一点,他扶着墙,喉咙因方才的大声吼叫而疼痛。Bruce向Clark道歉,并感谢他避免了自己的持续失态。

        “没事的,Bruce。”
       
        Clark走过来,借给他一个肩膀倚靠。

        “感觉好点了么?”
       
        路灯照亮了青年的半张脸,那些轮廓于是变得柔和起来。Bruce的脑袋忽然又变得昏昏沉沉,他几乎要把身体的所有重量都加在Clark的肩上了。
       
        然后他意识到他们靠得有多么近,而Clark安慰他时,刻意压低的嗓音又是多么动人。青年眼里的蓝色染得愈发深了,身上有混合着烟与香水的味道——而这些味道原本属于Bruce。
       
        这一切都让被酒精给予了勇气的他对Clark渴望得抓狂,想象着青年会将自己拉进一个笨拙可爱的深吻里。他堪堪保持着蝙蝠固有的冷静,颤动着双唇将两人之间的距离缓慢拉近。
 
           
        「不…Bruce……你在做什么?」
       
        Clark如梦初醒、像是被他的体温所烫般轻声嘶吼了一下。Bruce吃了一惊,看见Clark亮在路灯下的半边脸像是灼烧起来。他又眨了几下眼睛,那可怕的景象立刻消失了。
       
        “抱,抱歉……!”
       
        Clark慌张地扶住了再次站不稳的Bruce。
       
        “不,该道歉的是我。”他抓住了他的手臂,“我刚犯了个错误。”
       
        “不…”Clark抱住了他,“原因在我。”
       
        “我已经知道你是个外星人…”Bruce尝试着搂住对方的脖子,呢喃声渐渐小下去,“有什么能比这更糟了?”

        “我是半个恶魔,Bruce。货真价实的恶魔。”
       
        他注视着他,神情不像是在说谎,但Bruce笑了,且再次低声埋怨Clark不应拿这个理由来拒绝。
       
        “Clark,”他柔声道,“如果你接受不了这个转变,我可以等。但不要试图来糊弄我。”

        “你不相信我吗?”

        Clark低下头去,亲吻了他的脸颊。

        此后他们的关系始终不愠不火。大概只有Diana猜到了些什么,常常伺机暗示两个于她来说只是男孩的成年人尽快下定决心。

        但Clark似乎保留了什么秘密——那让他始终无法允许自己更接近Bruce。
        

        然后某一天,世界被告知:超人失踪了。
       
        最后见到他的是一群罪犯。但他们被发现时都已精神失常。他们哆哆嗦嗦地趴在地上告诉前来审查的联盟成员、那个以往的救世主变得有多么可怕。其中一个常年纠缠于毒品交易的罪犯指着自己横跨了大半张脸的狰狞伤口说,这是拜那个氪星人所为,而原本与他待在一起已经准备去警局自首的伙伴,现都已不知所踪了。

        罪犯们总是强词夺理歪曲事实只为他们自己减去尽可能多的连带责任,但如今他们明显是真的被吓得不轻。至于是被什么刺激到,那还真不好说,哪怕他们如此口供一致地将矛头指向恰好在此时销声匿迹的超人,未必就不可能是另一场阴谋。

        “神神叨叨的,”负责审问的Hal(他本就讨厌类似套话的工作)最有怨言,“像是一群忽然投靠异教的信徒。”

        而最常拿来形容那名攻击者的词能够统一成一个——

        恶魔(Demon)
        
        
        毫无音讯地过了一年多,Bruce渐渐也接受了或许已永远失去了Clark的可能性。但他常常回到那家酒吧,坐在角落里独自饮酒。Alfred从不知道他会去那儿,只是大概知道他在追念Kent家的孩子。可最近还是被Diana找到了,几次中断了他要在那儿沉溺烟酒度过一夜的计划。
       
        不过他或许要感激Diana。因为当Bruce每每独自从那间酒吧里走出来后,就都能听到火焰肆虐的焚烧声。那让他联想起别的夜晚骤响的枪声,和Clark落在自己脸上的那个吻。它们同时出现在他的梦里,火光伴随着陌生人以及他自己的哭喊,几乎要将他彻底窒息在梦中……

        
        Bruce惊醒过来。没有火,那只是扑打地毯的声响,八成是假期结束后过来的Alfred又趁着清晨打扫走廊了。他伸手够到昨晚被自己丢远的手机——一条新的短信,Diana想要再次确认他是否愿去北边看看。
       
        「我会去的。两小时后见。」
       
        他按下了发送键。然后Bruce勾起嘴角,像是已经找回了Clark Kent。
 
  
  
 
  
TBC.

------------
(是真的恶魔超 就很热衷于半黑化…
(走向与之前的猩红或占有类似 只展开较慢

评论(8)
热度(109)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