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Kansas Boys

[Flash从时间线里误带回了年少时期的Clark。]

------------
 
 
 
(1)
       
        “你不该这么不小心的,Barry。”“喂!别指责他!”“闭嘴…你们要把他吵醒了。”
       
        事实上,男孩早就醒过来了。他只是倔强地紧闭着双眼——耳边充斥着的陌生的声音让他感到害怕,何况那些大人似乎是在争吵。而他最害怕争执。如果一切还刚好是为了自己,那会使他更为不安——母亲就曾经为了他少数时候的莽撞与暴躁道过不少歉。
       
        他告诉自己不必慌张,以往噩梦里那些冷冰冰的实验室是完全不存在的;而没有人能够伤得了他。如果那些人开始动手,他不会大声尖叫的,他不想让母亲再一次变得焦虑。
       
        因此他紧攥着拳头平躺在那儿,直到吵闹的人们勉强达成了共识,然后他们的其中一个“叫醒”了他。
        
        
        
(2)
       
        Bruce打了个哈欠,将手中的笔摔回桌上。他在这份文件上与自己僵持近一小时了,眼下仍是毫无头绪。由于几个不知好歹的银行盗贼以及港口照例不罢休的毒品交易,上回的夜巡被拖到很晚……他请求来呈递资料的秘书小姐为自己倒一杯咖啡。
       
        办公室外传来高声交谈时Bruce并未在意,接着门被撞开了,他抬头看见Barry Allen正不顾保镖们的阻拦执意闯入。
       
        “发生了什么?不,请允许让这位朋友进来。先生们,放开他吧。”
       
        Bruce这样吩咐着,同时责怪地瞥了一眼金发的青年。
       
        “如果你有事找我,Barry,”他把头抵在终于闭合的门上,“不是有别的很多联系途径么?”
       
        而且你也不是非要从正门进来。Bruce嘀咕着,忽然注意到Barry身后还有一个小许多的身影。那是个陌生的男孩:低垂着头,额前的碎发自然卷曲着,身上是件洗得发白的格子衬衫。
       
        “这是…谁家的孩子?”
       
        他俯下身去,想要引导男孩从Barry的背后走出来,但失败了。Bruce好意伸出去的手由此僵在了半空中。
       
        “我花了三个小时才哄住他跟着我……”Barry苦笑道,“不过我觉得这也是我应受的折磨。”
       
        Bruce自不会计较一个孩子的刻意冷漠,他打算将其归咎于男孩的腼腆怕生。
       
        “所以这是你另一个侄子?还是谁?”
       
        “对不起,Wayne先生…”Barry看起来有些为难,“这是个错误。我犯下的错误。我会用一周的值班时间来作为补偿。”
       
        “Barry?你让我开始担心了——这个孩子到底是谁?”

        Bruce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衣角被人拽了拽。那个男孩终于不再躲在Barry背后,而是鼓起勇气抬头与Bruce的目光相交汇。他因此被那双小一些的蓝眸所擒住了,那里边有一些似曾相识的东西。

        “喂,孩子。”Bruce蹲下身,为男孩系好了鞋带,“你可以念出自己的名字吗?”

        男孩看着他,嘴唇由于害怕而颤动着。Bruce鼓励似的点了点头。
       

        “是…是Clark Kent。先生。”
        
         
        
(3)
       
        Clark庆幸自己赶上了最后一趟航班,他对每一个经过的人微笑,并帮助年轻的空姐打发走了若干找茬的无聊乘客。
       
        姑娘们端来免费的酒水作为感谢,他将酒杯搁在面前的小桌上,撇过头欣赏云层以上的景色——即便在自己飞行时见过无数次了,Clark还是为此赞叹不已。他好不容易给自己放个假,当然要好好享受。
       
        但手机的讯号刚刚恢复,Clark就接到了Bruce火急火燎打来的电话。
       
        “出什么事了吗,B?”
       
        “不,没有。”Bruce的声音在电话里听起来十分古怪,像只是要确认他是否还能按下接听键,因而使对话显得格外敷衍,“只是祝你旅途愉快。”

        “Bruce?如果你需要我——”

        “不必了,Clark。”

       通话戛然而止。Clark耸了耸肩,试图阻止自己去想象Bruce为某件事焦头烂额的场景。

        可他就是没法停下。
        
         
        
(4)
       
        男孩知道他们又在谈论自己了,他不安地拨弄着手指,等待最终的“判决”。
       
        他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他只是给那个叫Barry的金发青年指了路,尔后眼前就一片晕眩,再醒来时自己就已来到这里了。
       
        男孩从未到过大城市,连小镇上也很少有去;现在却能够坐在一张办公椅上,透过大块的落地窗俯瞰底下来往的车流。他承认他对周围的一切事物都充满了好奇,方才还有一个好看的小姐姐为他端来了一杯柠檬水。即便她身上的香水味让他的鼻子有些发痒。
       
        他礼貌地道谢,同时偷偷把目光投向另一个新认识的男人——他也非常好看,男孩想,而且Bruce的身上也带着淡淡的香水味,可毫不刺鼻、反让人感到舒心。
       
        他努力控制住自己不要去偷听他们的谈话,但一些字眼还是不可避免地钻进了他的耳朵。他听见Bruce几次提到了“Clark”这个名字,紧跟着却是“度假”、“别打扰”之类的其他词。
       
        男孩感到疑惑,但他相信Bruce的决定会是对的。因为母亲告诉过他,如果你能耐心在一个人的眼里找到自己的倒影,那么对方就是真正在意你——而他虽然几乎在所有人的眼里都找到过了,但Bruce眼里的澄澈,却让他仿佛心跳停滞。
        
         
       
(5)
       
        Bruce没太责怪Barry,毕竟青年已自责了好久,他也有些于心不忍。
       
        他们目前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现在这个时空拥有了两位Clark Kent,而男孩若在这儿受了什么伤,时间线想必也会相应地被影响。至于过去的那段时间里年少的Clark还是否存在,他们无法得知,也希望不要有差错。
         
        
        他们为在委托S.T.A.R.labs寻找解决方案的时间里由谁来照顾男孩又争执了好一会儿。Bruce起初只是沉默地坐在一旁,他看见男孩走过来,安静地坐到自己身边。
       
        Bruce感到别扭,毕竟知道那是年少的Clark,他多少有些尴尬。但他没做错什么,Bruce告诉自己,男孩甚至在被告知暂时回不了家时没有任何抱怨。他把所有的信任都交给了Bruce和朋友们。
       

        “我会带走他。”
       
        Bruce站起身来,同时牵着男孩的小手。他毅然带着他离开,没有在意方才还在热烈讨论的人们是怎样好笑地怔在原地。
        
         
       
(6)
       
        男孩不知道为什么当初看上去严厉的Bruce为什么忽然对自己这么温和,但他为此感到高兴。
       
        Bruce的家特别大,能塞下好几座Kent的小屋。这里有完全不同于乡下阳光的味道,也没有哥谭(他早就在心里决定不喜欢这座阴暗的都市)一贯连绵阴雨的压抑。它宽敞也温暖,男孩猜测这要归功于刚在门口迎接他们的管家先生。
       
        名叫Alfred的老管家在丰盛的晚饭结束后递给他一盘精致小巧的点心,同时称赞了他的礼貌。听Alfred说Bruce晚上有事出去,所以他可以自己看会儿电视。
       
        但男孩选择在书房里等待,他认为自己或许能等到Bruce回来。墙上古老的钟表指到八点的时候,Alfred走进来要求他去睡觉。男孩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他听话地跟着走了。
       
        他暂时住下的房间几乎比原先的大三倍,那张床可以容他连翻七八圈。男孩熄灭了灯,闭上眼,但耳朵仍捕捉着大宅每一处的响动。
        
         
       
(7)
       
        “我已经安排他睡下了,少爷。那孩子的房间就在您的隔壁。”
       
        “谢谢你,Alf。”Bruce点了点头,紧咬着牙,但还是在脱下制服时倒吸了一口气——全新的伤口让这个过程变得痛苦了。
       
        “今天的夜巡结束得很早?”
       
        “我放心不下他。”
       
        Bruce老实交待道。事实上,他在将那一拳打到敌人脸上的时候,耳边还响起了另一个Clark的声音。
        

        “需要帮助么,B?”
       
        他总是这样问他,哪怕从来没有得到过肯定的回答。

        
        
(8)
       
        “B…Bruce?”
       
        男孩闻到了血的味道——那是从男人身上传来的。即便在冲过澡后,铁锈般的味道依旧浓重;何况他还是看见了Bruce刻意遮掩的伤疤。
       
        “你这是骗Alf说你去睡觉了吗,坏孩子?”
       
        他微笑着。但男孩赤着脚跑到走廊里,一把抱住了他。
          
         
         
(9)
       
        “所以你属于未来,Bruce?”
       
        他终究还是忘记了男孩的身份,当后者戳穿他说自己并未受伤的谎言时,Bruce苦笑着折起了手中的报纸。
       
        意识到自己也不可能瞒着他太久,Bruce说出了真相,然后他看见男孩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10)
       
        他只是失落了一小会儿。
       
        男孩知道了未来的自己与Bruce仍是认识的,而且许是十分亲密的朋友。Bruce支开他的时候,男孩没有生气,他能听见电话那头的人也十分关心Bruce;而Bruce也渐渐开始耐心地听对方说完,再微笑着挂掉电话。
       
        他为自己终于能够找到一个朋友而高兴不已。
        
         
       
(11)
       
        Bruce怒骂了一声,带着男孩退回大厦。
       
        他本估计着那些娱乐小报的记者不会出现在3号出口,但他却没来得及躲过那些、继而狼狈地暴露在了闪光灯下。
       
        他慌忙挡住了身后的男孩。他不在意自己的“资历”上是否会又被加上一笔,但决不能容忍其他人来恶言臆测年少的Clark。
       
        “你还好吗?”
       
        他抓住男孩纤细但却结实的手臂,上下检查着。
       
        “Bruce?”
       
        “恩?”
       
        男孩的眼里忽然盛满了泪水。
       
        “未来的我,也会因为能力的特殊而遭到攻击么?”

        Bruce一时愣住了。他没想到男孩是为了这个而恍神。他搂住他,用低沉温和的声音向他保证道:

        “Clark。你是我们的守护神。”
         
        
        
(12)
       
        男孩固执地一定要自己打好领结,但每每都把自己绕进去了。Bruce为此在一旁笑得不能自已。
       
        “笨家伙。”
       
        当他站在Alfred身边看着Bruce高举着酒杯向人们致词时,满脑子还是男人笑着轻骂他的那句话。男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忽然看见角落里有一个高个的青年带着近乎灼热的目光望着演讲的人。
       
        那会是我么?
       
        男孩不安地等着,直到看见站在台上Bruce朝着那名青年露出了微笑。

        “孩子?我们得走了。”

        Alfred催促着他,因为管家答应自家少爷要早些带男孩回去——“他得保证睡眠”,而这场宴要一直会持续到午夜。

         男孩没有抱怨,反而很开心。因为他终于确认了,未来的自己,也将得到Bruce的认可。

        而能收获来自Bruce的微笑,在男孩看来,便是世上最让人骄傲的事。
        
        
        
(13)
       
        “你提前回来了。”
       
        Bruce接近他,佯装只是借地观察舞池另一边身着扭动腰肢的姑娘们。
       
        “我没法安心度假,Bruce。”Clark低头扶了扶眼镜,希望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正试图与Wayne企业的总裁搭讪,“你头一天联系我的时候我就没法在那儿停留更久了。”
       
        “别急着这么快戳穿我。”
       
        Clark被逗笑了,他非常自然地侧过头,结果错估了两人的距离,而导致自己的唇擦过了Bruce的脸颊。
       
        “Clark?”
       
        Bruce迷茫地询问了一句,看见对方的脸上迅速泛开了红晕。
        
         
       
(14)
       
        他发誓要将那几个恐怖分子的腿一一打断,好让他们不再嚣张地持枪对这一楼层的人们进行无耻的追逐。
       
        可眼下,Bruce痛恨自己没法摆脱Wayne的身份,因此不得不随着仓皇逃窜的人群任人宰割。他摸向耳边,发觉自己的通讯器也掉了。
       
        如果是在一周前的那场宴会上,他笃定事情会在三秒钟之内被Superman迅速解决。但Clark在两天前就回到自己的城市了,他不敢确定在如此远的距离下,对方还能听见呼救声。
       
        坏事一桩接一桩地来。炸弹突然引爆的巨响让他产生了耳鸣。Bruce眯起眼看见烟雾勉强散去后,整幢大楼像是被撕裂开来,而自己不幸处在那处缺口上。他不得不堪堪躲过那些滚落的碎石。脚踝处忽然传来钻心的疼痛——他发现被碎玻璃划伤了,鲜血汩汩流出,落在一片灰尘中。
       
        他恳求着随便哪一个神祗别让自己窝囊地死在这里,同时撕裂衬衣的一角进行了简单的包扎。但已经大量失血的导致的昏迷感正一点点吞噬着自己。Bruce用尽全力抓住能够到的一根钢筋,无助地感受到指尖的力量在一点点消失,撒落的灰尘更是让他睁不开眼来。
        
         
        
(15)

        「Clark?」
       
        「那晚的宴会上,我应该追加一个吻的。」
       
         
        
(16)
       
        “Bruce!”
       
        男孩撕心裂肺的哭喊震醒了他。他猛地看见那个尚不强壮的身子正试图绕过碎石朝这边靠近。
       
        “该死…”他提高了音量,“退回去,Clark!你不该在这里!”
       
        “可是,危险!先生!”

        男孩的脸完全脏了,虽然那些石块伤不到他,但他也没法一并击碎它们,几乎要被砸落。
       
        “不。你可能会致使你自己消失,Clark。听我说!你不必……”
       
        另一阵巨大的爆裂声让他仿佛失去了半边耳的听力。他捕捉到男孩露出惊慌失措的神情来,大口喘着气,更加努力地要接近他。
       
        “离开这儿,Clark……”
       
        他无力地命令着,最终脱力地松开了手。
       
        男孩随着他的坠落爆发出一阵怒吼,径直冲过来够着了他。但已经迟了,大楼的半边终于坍塌下来,他们被大块水泥砸向地面。
        
        
        
(17)
       
        “把你的两条手臂都抬起来,孩子。”
       
        男孩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他被封锁在一片黑暗中。眼前唯一鲜艳的是那抹红色。男孩喘了会儿气,那个叫醒他的人极力抑制住话语里的颤音等待着他。
       
        “感觉自己撑稳的时候,就告诉我。”
       
        男孩点点头,适应眼前的昏暗后够到了上方的石块。他看清面前的男人一手为他们挡住石块,另一只手紧紧抱着受了伤的Bruce。
       
        “Bruce…还活着吗?”
       
        “你自己听,孩子。”
       
        Bruce的心跳声依旧平稳。
       
        “谢谢您。”
       
        男孩听见自己的泪水打落到脚下石板里的声音。
       
        “准备好了吗?”
       
        “是的。”
 
       
        热视线穿透了他们上方的所有阻挡物,终于使阳光重新落在身上。
        
        
        
(18)
       
        “…还有十来天才能出院。这是Bruce留给你的一点小礼物。”
       
        Clark的手心里放着一枚边角被打磨圆滑了的蝙蝠镖。男孩接过了,低头说了声谢谢。他把自己的礼物放到口袋的最深处。
       
        “穿过时间的时候可能会有点疼。”Clark摸了摸他的头,同过去的自己对话真是一件非常奇妙的事情,但他深知这个年龄阶段的自己是多么孤僻无助。他禁不住张开手,给了男孩一个结实的拥抱。男孩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小声说了句什么。
       
        他们走到S.T.A.R.labs设置的装置前,然后男孩独自前进,在迈出最后一步前,他转过头来,问道:“我还是会像你一样遇见Bruce的,是不是?”
       
        “是的。别太惦记它。”
       
        Clark说。你们会在起初的日子里吵闹,意见不合而大打出手。但你总是先宽容的那个,因为你知道他同样感到抱歉。你会习惯他的口是心非,默默在城市上空关注着他的一次次夜巡。你为他的受伤而刺痛,又因他肩负的责任而感同身受。你们是最贴近彼此的人…你们一定会遇见彼此。

        
        “那么,再见。Clark。”

        男孩消失在一道金色的闪光中。

        
        “再见。”
       
        Clark轻声说道。
        
   
        
(19)
       
        “醒了?想要喝点什么吗?”
       
        “Clark?过来。”
       
        他听言凑过去,却被摘掉呼吸器的人用发白的唇吻住了。

        他尽量轻柔地回应着这个吻。
 
  
  
(20)   
       
        “那个孩子…他同你说了什么?”
       
        “他说,我爱你。”
        
        
        Clark握住了Bruce冰凉的手,感觉到它正在逐渐变热。
        
 

Fin.

评论(10)
热度(271)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