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y

 

常年半失联

【超蝙】His Favorite Night


短。

------------
 
  
 
        以前,Bruce总是面朝着卧室的落地窗侧躺而眠。苍白的月光打落在地板上以及床的半边,他向着光明,自己却隐在阴影里,独尝那一份对梦魇的畏惧与不时失眠的滋味。
         
 
        认识Clark以后,他发觉自己正在逐渐改变。从最初的猜疑到相互信任,那个青年的身上带着令人舒心的阳光的味道,让他开始依赖起两人的每一次接触。
       
        他毫无意外地坠入爱河。当Clark支支吾吾地向他告白时,他没有犹豫,搂过青年的脖子,亲吻他原本不可触及的希望。
       
        他依旧保持着夜巡的习惯,但现在多了一个人在庄园里等候他。Clark和Alfred相处得很好,老管家常常给他讲起少爷从前的故事;两人会把灯点亮,这样他从外边回来的时候,能够看见一片朦胧的鹅黄。
       
         有时他又认定Clark的确就是个狡诈的氪星人,耍起脾气来怎样也哄不住。Clark会在他检查装备的时候从身后搂住他,顺手解开他的披风。

        「取消你所有的计划吧。」

        他听见他低哑的嗓音里满是难耐的渴望。

        「Do it for me?」

        不怀好意的手开始四处游走。
       
        「Will you,Bruce?」

        “不。Clark。我还有任务。”

       他温和地拒绝他,看见对方眼里装出来的受伤与无辜不免觉得好笑。他继续去夜巡,再回来后Clark会尾随在他身后穿过走廊,然后一下子把他压到墙上去。

        「我们要造作一整晚,我要褪去你身上的衣服——尽情地在床上蹂躏你。你会感激我这强烈的复仇主义,Bruce。你必定会舍不得我在另一个清晨离开你的身侧。你已依赖我,正如我依赖你——

        因为你已深植我血液无法拔去。」

        Clark笑了,嘴角勾起一个与他同样的微妙弧度。他彻底被青年灼热的呼吸麻醉得无可奈何,于是放任对方将自己拦腰抱起,一步步走向卧室的大床。
       
        但Clark从不在他受伤的时候玩这出闹剧。他那位温柔至极的恋人会心疼地亲吻他还未能痊愈地伤痕,督促他并一勺勺喂其喝下管家嘱咐的汤药。
       
        他没听Clark亲口说过,但他知道他一直害怕失去自己。如若哪天他也在哪条小巷鲜血流尽,氪星人指不定会拆了整个世界。
       
        因此他比以前更爱自己,不再自暴自弃,也不再拒绝帮助。需要休息的夜晚就乖乖枕在床上,Clark将他搂在怀里,用自己温暖冰冷的夜。
       
        有一段时间他因所需药物头痛不止,Clark特地请了假在白天也陪着他。只是联盟那边没法承担两个人的同时缺席,因此Clark不得已只好在他入睡之际匆匆离开。

        「很快回来。」
       
        他在梦境中听到他的话,立刻就醒了。明亮的月光照得他不免晕眩,可又无力下床去拉上窗帘,因此他翻了个身,背朝着侧躺。
       
        他在半梦半醒之间捕捉到阳台上轻轻的落地声,Clark推开移门走进室内,他听见他脱下制服时窸窸窣窣的声响,然后赤裸的身体贴近了他的后背。

        「在等我么?」
       
        Clark凑过来亲吻了他沁着细汗的前额,随后双臂环上来,将他搂进熟悉的怀抱。
       
        「现在你可以安心睡了。」
        

        如今,他不必再独自入眠,也不必只身蜷缩在黑暗的角落。他那守护着一切的恋人在这样的夜晚唯独守护着他,唯独在他耳边诉说爱意。

        这才是他最钟爱的夜。
        

 
Fin.
       

评论(12)
热度(211)
  1. 股間的黑聖杯_夏琉VeRay 转载了此文字

© VeRay | Powered by LOFTER